需要思考的世界

越开越难以忍受所谓的工科教育了。现在的情况是,所有人都在为着假想的“社会需求”,大胆地缩减大学的思想教育,一切向所谓的“工程上…”看齐。

我所说的思想教育不是指思想品德,要学那些你去上个小学或者幼儿园就行了;也不是思想政治,要学政治你去上个“党校”就行了。毫无疑问这个世界是值得思考的,我进入大学,不是为了一个学位证书,不是为了一个工作——小学毕业也可以找到工作,而且我不觉得大学生所能做的工作会该有多么不同——而是想让小时候的好奇心在这个“大师云集”的地方开花结果,所以即使我知道自己以后将很有可能重复许多人已经重复过的工作,即使我知道上了大学也并不比一个辍学创业的高中生高明多少,我依然最终来到了一个大学,显然这并不是个很好的大学。

人生目标不同,有的人可能就想赚大钱,或者觉得自己很有能力去创业,然后还是赚了很多钱。虽然money这个东西很敏感很重要,它是除了你的身体以外表征你在这个世界上所占的份额的一个特征。然而我从很早就意识到那并不很值得。

今天听讲电磁的朱教授说了一句话,大概是:老师就是要讲课本上没有的;课本上有的你还讲什么,那不是大学,那是中学。马上又觉得不对,补了一句说,那是小学,那是幼儿园。然后很淡定地开始照着课本的顺序推导公式给我们看。于是我明白了,原来我高中毕业后又上了一遍幼儿园。

数据结构老师应该觉得自己很不同,她说老师的任务只是告诉你们解决问题的思想,具体要看你们自己:这位同学,你,上来把这个图相应的语句写出来。于是我明白了,原来我们比幼儿园高了一级,我们是小学——开始学看图写话了。

模电老师告诉我们:你们下去好好复习,这些符号代表的含义都要记清楚,这些公式一定要自己推导一遍,不然以后讲课你们都跟不上了。我的理解是,这些符号代表的含义的物理意义您是通过另一些符号告诉我们的,这些公式您是用另一些您直接给出的公式代换出来的。我想这应该不能算作是“推导”。如果你说你从A=b*C和E=A+C  “推导出”  了E=(1+b)*C,我会说你是对的,你真棒。然后我想你应该是有什么病吧。

朱教授说的,学习几何是训练逻辑推理而不是教你什么是相交弦定理什么是梅涅劳斯定理诸如此类。这个我很赞同。庞加莱的书告诉我并不是只有一种几何学:把欧几里得的平行公理换成其它,依然可以演绎出一种没有矛盾的几何学。所以欧氏几何的全部意义就在于通过它我们很容易锻炼到思维。

—————-分割线——————-

昨天听了一个著名作家的讲座,老作家是用陕西话做的报告。一个人需要比别人多得多的思考才能写出传世的著作。

他说他最骄傲的就是在某个讲堂上做的“胡羯之血”的报告,他解释主要意思就是,中华民族是农耕和游牧两条腿走路的,80年一个周期,然后农耕就难以为继了,于是少数民族入侵,为中原注入新的血液。如果是自己思考的结果的话,相当难得了,需要有足够的阅历。

还有一些观点我之前似乎就听过,他说:“我从榆林到临潼,到天水,到…然后有一天我觉得自己的身体再也承受不住这么多的故事了,于是就写成了书。”所以“作家是苦难的”。我没看过他的书。但是听他多次沉浸在黄土和阳光的意境中,我大概能想象出他的书是写中原人民的,平凡而伟大的人身的。

最后自由提问的时候有的同学提出的问题让我觉得这人真的不怎么地。诸如:“您觉得作为年轻人没有那么丰富的阅历我们应该如何才能写出有深度的作品”、“现在大多数人都在看网络小说,像您写的这么有深度的作品却少有人问津,对此您怎么看”、“进入大学后我接触到了很多新奇的价值观,无论是昆德拉的…还是尼采的…您觉得我们应该接受哪种价值观”、“当像您这样的老一辈作家…驾鹤西去(我了个去),您觉得像韩寒郭敬明这样的年轻作家能够承担得起你们的重担么”
老作家的回答分别是:“不要着急”、“我觉得年轻人还是有必要读一些经典名著的”、“你们应该有不同的思想”、“我认为还是一代更比一代强吧”
我的回答是:“不知道”、“网络小说和名著,这是两种几乎没有共同点的东西,一种是娱乐一种是修炼,不可能让看小说找乐的人抱着莎士比亚看吧”、“你不知道该选择哪种,是因为你可能根本不知道他们的价值观是什么”、“作家是一种职业但不是一种社会角色”
最后一个女生的提问让我终于背起书包夺门而出了:…我本人是卓越工程师班的,但是那么多门课中却没有一门是人文类的,您认为…
您要学文科干嘛来西电呢。

我想学理科干嘛却要来西电呢。


—————-线割分——————-

最近在看哥德尔传。有一段话是这样的:

在对不寻常的事物感到惊奇时,好奇的孩子总喜欢问“为什么”。到了某个阶段,我们同样开始寻求普通事物的原因…在以后的人生路上我们会提出越来越普遍的问题。此外,我们在听到前一问题的答案时,通常有对之再问“为什么”的强烈欲望。当这一强烈欲望源于真正的好奇心时,我们就可能开始提出越来越基本的问题。

哥德尔晚年想把对“世界为什么是这样”的回答形成一种可以像算术一样运算的哲学体系但是没有成功。一个原因是他讨厌和人争辩。还有一个原因也许是这世界也许真的太复杂了吧。

所以,请思考。请不要拿别人做出的结果自己来用还觉得理所当然。

或许这就是层次,工科永远只能为工业做贡献而不是为思想。新的方法永远出现在外国而不是中国。

Advertisements
下一篇文章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